硝烟未尽的“格斗阵地”

2018-12-23

于雷区,边民们堪称谈雷色变。

这是天保口岸的4号洞雷场。是当年边疆作战时,老山、八里河东山防范体系的前沿支撑阵地之一,也是中越边境云南段最具代表性、最复杂的雷场。除了地雷跟爆炸物交织混埋并有大批金属残留外,雷场还距离居民区很近,不能爆破打消。大量的地雷跟爆炸物设置,高密度、分层深埋的“雷窝”、“炸弹窝”常被发掘。

“兄弟,是咱们对不起你,还有富国娃儿”,四眼相对,眼眶红润。坝子雷场其中一片坡地是盘金良家的,从前的二十年间,他因管护山林和耕作,先后踩雷失去了右腿和左腿,而眼前的这片坡地他快十年没敢凑近了。

“这片雷场最终消除地雷和各类爆炸物8200余枚,清除金属残片约7吨”。原扫雷四队队长龙泉说,最让他和兄弟们高兴的是,他们连续5个月耕耘过的这片雷场很快将迎来新的用处——建设口岸国门医院,以满足周边民众的医疗须要,这块曾经的去世亡地带将重获活气。

与广场隔河对望的八里河东山茂林遮体,一公约三尺宽的红泥路从河岸通向山腰,蜿蜒如蛇。“路是扫雷官兵凿开的,5个多月里他们天天也都是沿着这条路早上晚下”,经营小卖部的陈生每天早上开门就能看见不远处全副武装的扫雷官兵已在作业。

2018年10月26日正午,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天保口岸广场上,下山的蕉农三五聚堆、闲话家常;两个孩子在年轻母亲的推动下稳坐秋千,笑声伴着起落悠荡;距此300米外的天保口岸中越两国国门间车往人来频繁。

2018年11月2日,云南麻栗坡县猛硐乡中越边境坝子雷场,杜俊独坐在雷场外的一块碎石上,眼睛呆呆地盯着儿子杜富国负伤的那片雷区。掐灭第二支烟头,转身遇见坝子村村民盘金良伸过来的双手。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曾道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