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匠计秋枫的临终致谢信

2018-12-26

病后我严肃地对家人说,当前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要夸说我的什么学术成就,由于仅在南大范围内,比起我的好友孙江、张凤阳等诸公的成绩,我简直是不值一文。如果一定要比成就,那我倒愿意与秦始皇李世民比较,因为秦始皇49岁就挂了、李世民51岁也就finish了,而我居然比他们多活了若干年。呵呵。

经计老师家人容许,在此发布回报信全文:

以下的答谢由敝人亲笔书写,仅仅是让我爱戴的妻子代读,倒不是敝人到去世还要强,而是因为我深深感到,我自发病到当初两年来,无数来自亲朋挚友的关心、关怀、关爱,让我无以为报,既然还有一点时间,不妨我自己写一个报答词。

不是我矫情,我始终有个募捐眼角膜以回报亲朋挚友对我诸多关爱的遗嘱,但我后来在百度上发现有三例接受癌症患者器官捐献的病人得上了癌症,我也只能做罢。但假如百度上的又是谣言的话,那就赶快请相关机构让我在羽化之前留下一对对社会有用的器官来。

我偶尔反想,觉得自己一辈子唯一的长处是以羞辱之心待人,竟稀里糊涂地结交了不少知己。古人云人生一世,良知二三,友人七八,足矣!我的知己何止二三、朋友何止七八?

在遗体告别仪式上,计老师的夫人一字不易地代计老师读了这封有着他本人赫然特色的亲笔信。这封信是他在失去意识前一个字一个字地在手机上敲出来的。

敝人虽滴酒不沾,却从酒中悟出些人性:友人犹如酒香,越久越醇,从七十年代的中学同学,到八十年代的研究生同窗,就如同亲兄弟个别。一些巨能喝酒的、或一些像我一样不会喝的,只有气息相投,一样可能成为知己。

南京大学图书馆原馆长,博士生导师计秋枫教养因病医治无效,2018年12月20日辞世,享年56岁。

原标题:教书匠计秋枫的临终致谢信

计秋枫老师在病危时亲笔写下一封致谢信,感谢所有爱他、关心他跟支持他的人。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曾道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